《2020胡润财富报告》发布,高净值人群的疫后经济观与投资观有何变化?

太一控股集团2021-02-23 11:09:19

中国600万资产“富裕家庭”数量首次突破500万户,比上年增加1.4%。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至202万户。亿元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2.4%至13万户。

胡润/财富报告

全球最权威的中国高净值人群研究机构胡润研究院发布了2020年《胡润财富报告》。

600万资产“富裕家庭”总财富达146万亿元,是GDP的1.5倍。其中,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94万亿元,占比64%;3000万美金资产“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89万亿元,占比61%

中国未来10年将有17万亿元财富传给下一代,未来20年将有42万亿元财富传给下一代,未来30年将有78万亿元财富传给下一代。

《2020方太·胡润财富报告》(FOTILE·Hurun Wealth Report 2020),揭示了目前中国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千万人民币资产、亿元人民币资产和3000万美金资产的家庭数量和地域分布情况,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台湾。

这是胡润研究院连续第12年发布《胡润财富报告》。

本报告中的“富裕家庭”为600万人民币资产家庭,“高净值家庭”为千万人民币资产家庭,“超高净值家庭”为亿元人民币资产家庭,“国际超高净值家庭”为3000万美金资产家庭。

报告除了公布中国拥有总财富600万人民币、千万人民币、亿元人民币和3000万美金的家庭数量之外,同时也公布了拥有600万人民币、千万人民币、亿元人民币和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家庭数量。

胡润百富董事长兼首席调研官胡润表示:“总财富代表这些人的信心,而可投资资产是金融机构最感兴趣的。”

《2020方太·胡润财富报告》显示,中国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的“富裕家庭”总财富达146万亿元,是中国全年GDP的1.5倍,其中,中国内地占近九成。这146万亿元中,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94万亿元,占比64%,比上年扩大4个百分点;拥有3000万美金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总财富为89万亿元,占比61%,比上年扩大5个百分点。

这146万亿元的总财富中,预计有17万亿元将在10年内传承给下一代,42万亿元将在20年内传承给下一代,78万亿元将在30年内传承给下一代。

胡润表示:“企业家比较理想的是到70岁已经安排好了接班人。”

中国财富家庭规模

2020年,中国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已经达到501万户,比上年增加7万户,增长率为1.4%,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达到180万户;

拥有千万人民币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202万户,比上年增加4万户,增加2%,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08万户;

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3万户,比上年增加3,000户,增加2.4%,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7.7万户;

拥有3000万美金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8.6万户,比上年增加2,100户,增加2.5%,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5.4万户。

除港澳台之外,中国内地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已经达到399万户,比上年增加6.8万户,增长率为1.7%,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达到144万户。

拥有千万人民币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61万户,比上年增加3.7万户,增加2.4%,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87万户。

拥有亿元人民币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10.7万户,比上年增加2,760户,增加2.6%,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6.4万户;

拥有3000万美金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7.1万户,比上年增加1,960户,增加2.8%,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达到4.6万户。

胡润表示:“中国高端消费者特别值得关注,因为他们消费能力很强,是拉动内需的重要力量。中国内地千万资产高净值家庭数量已经超过160万户,去年总消费规模达到3万亿元,千分之三的人口创造了3%的中国GDP。他们所引领的消费趋势,三五年后,市场明显能看得到。”

 

“我们财富报告是‘4X2’,即分为四个资产阶段:600万人民币、千万人民币、亿元人民币和3000万美金,每个阶段又分总财富和可投资资产,并且覆盖到中国近100个省市。

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需求,这份报告主要面向服务中国高净值人群的机构和品牌,特别是投资理财机构和消费品牌,帮助他们梳理他们的客户群在哪儿最多。很高兴能与高端厨电品牌方太联合发布今年的财富报告。”胡润补充。

方太集团副总裁孙利明分享:“疫情之下,消费者生活理念发生了巨大变革,高净值人群品质意识、健康意识同比显著提升,疫后主消费领域回归家庭,更加注重健康投资。

中国财富家庭地域分布

600万人民币资产“富裕家庭”分布

北京依然是拥有最多600万人民币资产“富裕家庭”的地区,比上年增加1.1万户,达到71.5万户,增幅1.6%,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有26.8万户;

广东第二,600万人民币资产“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1.3万户,达到69.2万户,增幅1.9%,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有25.6万户;

上海第三,600万人民币资产“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9,000户,达到61.1万户,增幅1.5%,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有21.4万户;

香港第四,600万人民币资产“富裕家庭”比上年减少2,000户,达到54.9万户,降幅0.4%,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有19.3万户;

浙江第五,600万人民币资产“富裕家庭”比上年增加9,000户,达到52.5万户,增幅1.7%,其中拥有600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富裕家庭”数量有18.5万户。

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分布

北京仍然是拥有最多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的地区,比上年增加6,000户,达到29.4万户,增长2%,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4.9万户;

广东第二,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6,000户,达到29.1万户,增长2.1%,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6.5万户;

上海第三,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6,000户,达到25.5万户,增长2.4%,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4.6万户;

香港第四,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1,000户,达到22.3万户,增长0.5%,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1.4万户;

浙江第五,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6,000户,达到19.9万户,增长3%,其中拥有千万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0.1万户。

千万人民币资产“高净值家庭”构成:

企业主 60%

企业的拥有者,这部分人占到60%,比上年减少5个百分点。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的59%,他们拥有200万的可投资资产(现金及部分有价证券)和价值500万以上的自住房产。

金领 20%

金领主要包括大型企业集团、跨国公司的高层人士,他们拥有公司股份、高昂的年薪、分红等来保证稳定的高收入。这部分人占20%,和上年一样。他们财富中现金及有价证券部分占59%,他们拥有700万以上的自住房产。

炒房者 10%

炒房者主要指投资房地产,拥有数套房产的财富人士。这部分人占10%,和上年一样。房产投资占到他们总财富的59%,现金及有价证券占比26%,拥有600万以上自住房产。

职业股民 10%

他们是从事股票、期货等金融投资的专业人士。这部分人占10%,比上年增加5个百分点。现金及股票占到其总财富的65%。职业股民平均拥有600万以上自住房产。

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分布

北京仍然是拥有最多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的地区,比上年增加400户,达到19,300户,增长2.1%,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11,500户;

广东第二,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400户,达到16,900户,增长2.4%,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9,930户;

上海第三,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400户,达到16,200户,增长2.5%,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9,540户;

浙江第四,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长400户,达到13,100户,增长3.1%,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7,720户;

香港第五,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100户,达到12,500户,增长0.8%,其中拥有亿元人民币可投资资产的“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7,370户。

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构成:

企业主 75%

亿元人民币资产“超高净值家庭”中,企业主的比例占到75%。企业资产占其所有资产的68%,他们拥有2000万的可投资资产(现金及部分有价证券),房产占比他们总财富的14%。

炒房者 15%

炒房者在这部分人中的占比增加5个百分点到15%。房产投资占到他们总财富的七成以上。

职业股民 10%

职业股民在这部分人中的占比增加5个百分点到10%。现金及股票占到其总财富的八成以上,房产投资占他们财富的18%。

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家庭”分布

北京继续成为拥有最多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家庭”的地区,比上年增加300户,达到13,000户,增长2.4%,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9,480户;

上海第二,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300户,达到11,600户,增长2.7%,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7,070户;

广东第三,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300户,达到11,100户,增长2.8%,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6,770户;

浙江第四,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310户,达到9,590户,增长3.3%,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5,850户;

香港第五,3000万美金“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比上年增加50户,达到8,330户,增长0.6%,其中拥有3000万美金可投资资产的“国际超高净值家庭”数量有5,090户。

高净值人群的疫后经济观与投资观

中国高净值人群对未来中国经济的信心增强:高净值人群经济信心指数达6.51分(满分10分),高于前两年,并且是这十年来除2018年以外的最高分。表示“非常有信心”的比例增长至47%,是十年来最高。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投资方向:后疫情时代下,高净值人群更看重财富的安全和归属,风险偏好降低。房产配置作为稳定的资产保值类型仍受高净值人群青睐,尤其是国内一二线城市房产,因此住宅仍是高净值人群未来主要投资方向。

同时,他们看好国内地产价格:47%的高净值人群认为未来两年国内地产价格将稳健增长,较去年增加3个百分点,37%认为将维持不变,16%认为将有所下降,较去年减少7个百分点。

另外,未来增加基金投资的选择比例上涨5个百分点,超过股票,位居第二。未来进行海外投资的比例大幅下降,排在未来三年将减少的投资第一位。

在具体房产投资方面,因国内近年关于精装房的政策密集出台和房地产企业的积极布局,加之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品质需求日益增长,全国范围内精装房渗透率明显提升。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投资理念:36%的高净值人群持“稳健型”投资理念,23%为“平衡型”,20%为“谨慎型”,17%为“进取型”。从年龄分布来看,30岁以下群体更为谨慎,45岁以上群体更为进取。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高净值人群的疫后消费习惯

2020年高净值人群消费力并未受疫情影响,受访高净值人群平均家庭年开销占总资产的比例为4.4%,比去年提升0.6个百分点;亿元资产超高净值人群平均家庭年开销占总资产的比例为3.2%;同样比去年提升0.6个百分点。

主要消费领域:旅游仍是最主要消费领域,其次是日用奢侈品、健康与保健和娱乐。孩子教育由第二位下降至第五位。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消费新趋势:健康保健持续升温,汽车消费需求旺盛。未来三年计划增加的消费:健康与保健(46%)、旅游(44%)和孩子教育(43%)是中国高净值人群未来三年计划增加的前三大消费类型。未来三年购物计划:汽车(50%计划购买),手表(42%),珠宝(38%),服饰(34%),配饰(31%)。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中国高端消费者对全球奢侈品行业的推动力是毋庸置疑的,最近一年表现尤为明显。中国高净值人群对奢侈品热情上涨38%。

疫情导致出境游受限,去年中国内地高端消费市场显著增长,特别是传统奢侈品市场,增长迅猛创历史新高,以LV为主,从去年二季度开始,几乎所有的国际顶尖奢侈品牌在中国内地的销售额增速都超过50%。

中国内地高端消费市场目前占全球市场份额的三分之一,预计五年后有望达到50%。在具体品牌消费偏好上:

最青睐的奢华汽车:保时捷蝉联最受青睐奢华汽车品牌。奔驰、劳斯莱斯和宾利保持第二至第四。

最青睐的手表:百达翡丽连续十四年稳坐最受青睐的手表之位。前三排名稳定,劳力士位列第二,江诗丹顿第三。

最青睐的珠宝:珠宝品牌排名稳定,前五名依然是宝格丽、卡地亚、梵克雅宝、蒂芙尼和香奈儿。宝格丽连续三年成为高净值人群最青睐的珠宝品牌。

最青睐的男/女服饰:路易威登继续上升三位,成为最受青睐男士服饰品牌;雨果·博斯上升七位,排名第二;第三博柏利,上升三位。女士服饰品牌方面,香奈儿连续十五年最受青睐;迪奥、博柏利、古驰和路易威登继续位列第二至第五。

最青睐的男/女配饰:路易威登取代爱马仕成为最受青睐男士配饰,爱马仕下降至第二,乔治·阿玛尼和迪奥继续保持第三第四。女士配饰中,香奈儿重回第一,爱马仕第二,迪奥上升一位至第三,卡地亚上升两位,与路易威登并列第四。

高净值人群的疫后生活方式

后疫情时代,人生目标重要性排序:健康第一,亲情第二,财富第三。此次疫情对高净值人群影响最大的是健康意识的提升。

数据显示,近八成高净值人群认为健康是人生重要目标,且近六成将健康排在人生目标重要性的第一位,其次是亲情、财富、时间、事业。

相比疫情前,77%的高净值人群认为自己“更注重健康习惯”且63%更珍惜与家人相处;同时,半数的高净值人群认为疫情改变了他们包括日常娱乐在内的生活方式。

 

来源:胡润研究院&中信银行私人银行《2020中国高净值人群需求管理白皮书》

健康投资

健康管理将会是疫后高净值人群家庭生活的重中之重。超过半数高净值人群计划“增加运动支出”,约三成计划“增加医疗保健支出”,16%的企业家计划“为个人/家人购买保险”。

来源:《2020叮当快药·胡润企业家战“疫”特别报告》

疫情也唤起了消费者重视家庭环境健康安全的意识。国内多家主流电商平台数据显示,自疫情爆发以来,空气净化器、洗碗机、净水器、消毒柜、紫外灯等可以加强卫生防控的家电产品在疫情期间持续热销。

关注家人

相比年轻一代的90后、80后高净值人群,此次疫情映射出70后高净值人群更加重视家人/朋友的亲密关系。35%的70后高净值人群认为疫情让自己“有更多时间与家人相处,家人关系更加和谐”、“陪伴家人”(63%)是自己度过疫情假期的主要方式且疫情结束后自己要“更为关注家人和朋友”(50%)。

来源:《2020叮当快药·胡润企业家战“疫”特别报告》

休闲娱乐

旅游依然是高净值人群最青睐的娱乐方式,但热度下降7个百分点;美食超过看书,排在第二;其次是家庭活动和自驾。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国内旅游目的地:三亚、云南、西藏和新疆为高净值人群最青睐的国内旅游目的地前四名。其中,三亚连续九年领跑最青睐国内旅游目的地。2020年三亚凭借自贸港建设、离岛免税等政策红利,在后疫情时代的旅游业复苏和旅游经济增长等方面为全国乃至全球的旅游目的地树立了标杆。

另外,根据2020胡润中国超高净值人群消费价格指数(LCPI)显示,奢华旅游价格板块继去年下跌4.1%之后,今年大幅上升10.5%,主要影响因素疫情下的限航政策,,使国际机票价格猛涨,国际航班一票难求。在此背景下,高净值人群带动公务机出行需求,其中包机业务表现亮眼。

来源:2021胡润至尚优品

餐饮作为旅游中人们缓解饥饿并稍作休憩的环节一直是中国高端旅游者非常重视的一个方面。当地菜以56%的选择率成为中国高端旅游者最青睐的酒店餐厅菜系。日料和粤菜以32% 和31%紧随其后。其他著名的菜系如法国菜,意大利菜和川菜都进入了前十。

来源:胡润研究院《2017中国奢华旅游白皮书》

餐饮习惯

疫情初期的全民“宅家”秀厨艺,让厨房成为演绎新生活方式、社交新动态的场所,感受到美食与情感传递的温暖力量。调研数据显示,出于疫情防控、更健康的饮食管理及更关注家人等方面因素的考虑,高净值人群疫后在家就餐的意愿更高,疫情前高净值人群平均每周外出就餐为3-4次,疫后每周外出就餐平均次数减少至2次(数据来源:胡润研究院《2020中国老酒白皮书》)。

随着家庭厨房使用频率的增加、消费升级的背景下,高净值人群对厨房家电的品质需求也明显提升,注重美学设计、体现科技智能化、使用体验感强的厨房家电产品受到青睐。

《胡润财富报告》历史数据

历史数据—中国高净值人群规模

来源:胡润研究院

历史数据—中国内地高净值人群规模

来源:胡润研究院

报告编制方法

胡润研究院发布的《2020方太·胡润财富报告》,主要调研中国拥有600万人民币资产、千万人民币资产、亿元人民币资产和3000万美金资产的家庭数量和地域分布情况。该报告以省份、自治区、直辖市为单位,以长期居住地为参考依据,研究范围包括中国内地和香港、澳门、台湾。本测算基础数据截至2019年12月31日。

本报告中总财富包括固定资产和流动资产。固定资产类别分为:拥有的上市或未上市公司股权、自住房产、投资性房产;流动资产包括股票、基金、债券、存款、保险等。

本报告中的“家庭”户平均规模为3人。根据中国2010年人口普查资料,中国平均家庭户规模为3.09人/户。

胡润研究院采用微观和宏观的调研方法调研。微观调研上参考各个地区高档住宅数量、最近三年豪华汽车销量、个人所得税申报人数、企业注册资本和其他高档消费等相关指标。宏观上参考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中国GDP、GNP数据,并结合洛伦兹曲线模型进行宏观分析统计。